0%

尝试去理解别人

今天在知乎上看到一个短篇,非常震撼。
假设外星文明将他们的科技全部传授给人类,以人类的智力能够理解吗? - 怅望云水遥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292891/answer/134941112

为了防止突然消失,现在备份如下,侵删。

赵应生还依稀记得高中物理老师在面前跳脚的样子。
“不就是一个带电粒子在磁场中的运动吗?我都讲了无数遍了,为什么你就是理解不了呢?”
这怒吼当然不是冲着赵应生来的。赵应生作为物理竞赛生,这种问题根本就不用听。老师是在和他的同桌生气。
同桌是一个个子娇小的女生,面对老师的怒吼,没有丝毫畏惧,只是平淡又礼貌地重复:“张老师,实在抱歉,这个粒子在磁场中的速度变化我还没有理解,请您再讲一遍。”
张老师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住不耐烦的情绪:“这样吧,我们先不要耽误其他同学的课堂时间,等下下课你来我办公室,我单独给你讲这个问题。”
同桌脸上古井不波,淡淡地回应:“好的,谢谢老师。”
赵应生的同桌绝非什么不认真的学生,相反她十分优秀,语文英语生物,可以轻松甩开第二名很多分。但是她的物理,在这个实验班里只能排到中下游。但是教物理的张老师虽然在讲无数遍题之后有不耐烦的情绪,也不能真正对她发火,因为她的态度,绝对是最端正的那个,甚至于她的物理笔记,都曾被班主任拿去当过笔记的范本。
在大课间的最后几分钟,赵应生去办公室交物理作业,还没有进门,就听见物理老师略带哭腔的声音:“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讲你才能明白了。”
赵应生在门口愣了一下,就听见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好的,谢谢老师,我明天这个时间继续来找您。”然后办公室的门开了。
同桌冲赵应生点点头,面无表情地离去,身后的赵应生看着生无可恋的物理老师,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慰老师。
想着想着,赵应生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高中时代明快亮丽的学生生活,仿佛又浮现在眼前。
直到身后沉重的巨门合上时发出的轻响,才把他拉回了现实。
那已经是六十年前的事了。
现在的他,已经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但也同时是整个地球,最有资格站在这里的人。
他的身旁,一名五十岁的中年人轻轻搀扶着他,这是他带的第一届研究生,同样也是这个领域享誉全球的大家。
所有人都没有发出声音,沉默地望着面前一望无际的黑暗。
在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一道光芒。
一瞬间光芒炸响,整个空间中都是刺目的蓝芒。无法具体描述那种亮度,仿佛只有一千个太阳,才能与之争辉。
没有人能解释为什么在这样的明亮之下,所有人的眼睛都没有收到任何伤害,甚至那些站在这里的垂暮老人,连一滴应激的泪水都没有流下。
就在这铺天盖地的光芒中,一个声音响起。轻柔又温和,听上去悦耳动听,一瞬间就掳掠了在场所有人的好感。
“你们好,人类中的智者,很高兴见到你们。”
“非常抱歉,我的文明在宇宙中,只是处于中等地位,以我们的科技水平,还没有能力在不改造你们大脑之前,直接向你们的大脑输送信息,所以只能采取这种震动空气的方式,向你们传递信息,希望这个沙哑的声音,没有令你们感到厌烦。”
大家善意地微笑起来。
“虽然我无法向你们大脑输送,但是读取你们神经元里的电流是可以做到的。也就是说,”这个声音继续优雅地说着话,“你们如果想和我交流,直接想象自己要说的话就好,我能听到。这样,可以节约很多时间。”
“那么,开始吧。”
在下一个瞬间,声音又响了起来:“来自法国的巴蒂斯塔博士,您的思想在在场所有人中最先形成电流,我将先为您讲解可控核聚变装置的理论基础和构建。哦,不需要您亲自拿出纸笔,讲义将会发给在场所有人。”
赵应生手中一沉,他惊讶的发现一个文件夹已经出现在手中。声音已经变成了字正腔圆的法语,元音如同汤圆一样在这声音中滑动,虽然在场一多半人都听不懂法语,但是那优雅的声调,让大家都眯起了眼睛。每个人口袋中的录音设备都在运转,要记载下这人类历史上,最巨大的一次机遇。
“来自日本的日向天羽博士,接下来是您,我将为您讲解强人工智能的理论基础以及原理,讲义同样会发给在场所有人。”
中年的日本博士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的团队中有各位外籍成员,请您用英语来讲解。”
“好的,如您所愿。”有了日向天羽开头,之后的每一位专家无一例外,都要求以英语来讲解,声音都温和地答应了。
声音悦耳地在这片蓝色的空间中震荡。除此之外,寂静无声。而在同步直播的外界,世界上每一个研究室,几乎都陷入了疯狂。
赵应生又开始恍惚了,眼前又仿佛出现了物理老师无奈的脸庞。他摇摇头,心里嘲笑自己在这样的场合,居然只能反复想起这个景象。
终于,声音又一次响起,这一次,终于轮到他了。
“请在心里想出您的问题,我会帮您解答。”声音轻轻地道。赵应生定了定神,默然想象着自己的问题。地球上,无数理论物理学家期待地看着屏幕,如同朝圣。 “对不起,请您换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无法为您解答。”“为何?”赵应生忍不出出声,打破了寂静。
“我的文明只是宇宙间一个中等文明,还没有能够掌握这个问题,所以我不知道,无法为您解答,非常抱歉。”
“好吧,那么请告诉我大一统模型是怎么样的。”这次声音沉默了许久。
“对不起,现在我依然无法为您,以及您的种族解答,请换个问题。”
“什么意思?”赵应生的声音有一丝急促,“你们没有掌握大一统模型吗?”
“不,三十亿年前我的文明就已经掌握大一统模型。”
“那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们,难道你们文明中对于基础物理的传播有什么限制吗?”
“和其他技术一样,没有限制。”声音饱含歉意,“我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但是您的种族暂时没有理解它的智慧,实在很对不起。”
“怎么可能有不能理解的知识?”赵应生开始有一些愤怒了,“您的意思是,我们人类的寿命来不及掌握这样的知识就会结束吗?”
“您的种族寿命确实不足以掌握,但是问题并不在这里。”声音依然小心翼翼,就像怕伤害面前的种族的自尊一样,“就算是您种族最智慧的那些个体,给他们无尽的寿命,直到宇宙终结,也理解不了。”
“你的意思就是好比,我们无论教一个猴子多久,它也无法解答大学的微积分吗?”一直沉默的美国博士终于忍不住出声。
“那怎么能一样呢?”日向天羽也忍不住说话了,“我们和猴子又无法沟通,猴子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学习,但是我们和这个文明能够交流,也能…”
声音轻轻地打断了他:“不,以你们的文明程度,再过不到一千年,就能发明和哺乳纲灵长目猴科交流的机器,那个时候,你们就会发现,如果不改造猴子的大脑,教到宇宙末日,它也不会解微积分。”
“再重申一遍,我真的没有冒犯您们种族的意思,”声音叹道,“我的文明在原子时代的时候,智慧平均值还略低于您的种族,但是,那已经是三十亿年前的事情了。我们抛开科技实力不谈,仅仅谈个体的生物智慧性质,我的种族个体智慧,和您的智慧差距,就等同于您和贵星球三十亿前的生物智慧差距。”
在场的人都是博学多才的人士,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被这个时间的长度所震惊。那个时候的地球,还处在隐生宙太古代,那时只有一望无际的远古海洋,和漂浮在洋流里的单细胞生物,就连大众所熟悉的寒武纪,也还需要足足二十五个亿年才能到来。
而就在地球还是这样的太古洪荒时代的时候,面前的这个种族,已经在星空深处写下了E=mc²的质能公式。“
而且有科技的助力,生物的智慧其实是加速进化的。而就算不考虑到生物的加速进化,我们之间的智力差距也远大于您的大脑和三十亿年前的细胞拟核的差距,我没有夸大其词,真的对不起。或许有文明能教会您大一统模型,但我的文明做到能和您们交流,已经是目前科技的极限了。当然,您愿意改造大脑的话,我还是可以勉强教会您的。”
赵应生如同被抽离了灵魂一样说不出话来:“那,也就是说,我的种族永远不会达到您那样的高度了?”
“不,”声音笑了起来,“当然不是。我说过了,我的种族在原子时代的时候,个体的平均智力还低于您的种族,您的种族当然可以达到我们的高度,只是需要时间,尽管要以亿年来计算。我只是说,您的种族,【目前】的智慧永远无法理解这个模型。或许我百万年之后再来时,您的种族已经自己破解了这个模型,毕竟,破解大一统模型需要的科技,离原子时代也不算太远。”
“好的,谢谢您。”接受了事实的赵应生平静了下来,但还有着哀伤,那是一个理论物理学家知道自己此生已经无法理解大一统模型的哀伤。也许百万年后的子孙会理解这个模型,但是又如何呢?这么久的时间,生殖隔离都会出现,那时的人和如今的人,在生物学上,已经是两个物种了。
“请告诉我,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统一的正确理论。”他哀伤的声音终于响起。
“好的,如您所愿。”声音依然饱含歉意。
最后,告别的时间来临了。
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一次见面,人类的科技跳跃了几个千年,还需要时间去消化这些知识。而下一次这个声音再次降临时,在场所有人的墓碑都早就风化成砂砾。
“能最后问您一个问题吗?”出门前,赵应生站住了脚步。往出走的众人,也都站住了脚步。
“可以,只要无关科技。”声音温和道。
“您的种族,在宇宙中算中等的文明,那么我们人类目前呢?”
声音微笑道:
“也是中等的文明。”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