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我十分反常的在清晨8点便起床出门了——这对于日常假期睡到12点的我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而我早起出门的目的是为了去北大口腔医院拔智齿(智齿的相关简介)。

说起来,仅仅在去年,我还以为我并没有阻生智齿,甚至在同样的医院我陪着我的朋友A拔掉了三颗智齿之后还调侃他,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刚刚过了一年,就轮到我拔智齿了,而且还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故事要从两周多前说起。当时我的右侧后槽牙(右6)发生肿痛,带着牙龈一起发炎了。刚开始我以为只是简单的细菌感染,并未在意。但是仅仅过了两三天,我的噩梦来了,每天晚上睡觉牙齿都痛的睡不着觉,平均每半个小时痛醒一次,还便随着留口水等。我当时就害怕了,可是由于我还在学校,离回家还有一周的时间,所以只能请教了一下我高中同学(她现在在上海交通大学口腔医学部就读),由于当时我的症状极为像牙髓炎,于是先吃了点消炎药,并且去医务室开了一点止痛药(我们大学的医务室真的是垃圾中的战斗机,连点止痛药都没有靠谱的),并挂了中日友好医院口腔外科的号(北大口腔的号不是那么好挂的TAT)。那几天真的是痛苦死了,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觉,止痛药就跟没吃一样。终于挨到回家了,结果牙齿居然不痛了,但是我觉得牙痛肯定是有大问题的,所以还是准备去医院。头天晚上到的北京,第二天就赶紧去了医院。但是医院对我的牙齿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并没有发现问题,仔细观察之后告诉我应该是由于智齿发炎导致的。我心想智齿而已,拔了就行了呗,心里也没太当回事。

挂号的时候终于遇到问题了,首先我居然连中日友好医院的号都挂不上,其次北大口腔的号我也挂不上。于是我就只能每天等着在线抢号(凌晨去排队挂号我实在是没有这个意志力)。终于,隔了一周我挂上了一个北大口腔的普通号。于是便回到了开头,我,终于要去拔牙了。头天晚上的我基本没睡好觉,躺到凌晨3点左右才睡着,当时只是怕痛啦,却没有想到情况比我想象的要糟糕很多。

上午等了大概两个小时吧,10点半左右到了医生那里。医生看了看我的牙和之前拍的片子(见文章开头的图),左边的智齿自然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右边的智齿就不一样了。首先它是全埋伏的阻生智齿,而且它的位置太低了,离下面的神经管(也许是叫这个名字?医生说的我其实不太听得懂)太近了,如果直接拔除可能会伤到神经,导致我的下巴麻掉。于是让我拍了CT。拍完CT之后就更确定了这一点,于是医生让我转了吕晓鸣医生的号(通过好大夫平台),约的日子是7.15,现在的我只能等到7.15当天看医生怎么说了。